《 中西乐器,孰优孰劣?》


近日,一部发生在音乐学院附中的青春励志电影《闪光少女》在网上引起关注,进而引发了人们对于民乐和西洋乐器孰优孰劣的热议。

其实,中西乐器,在表达音乐这一目的上来说是共同的,相互迥异的方面主要在于为达此目的而产生的表达方式上。在表达具体的音时,西方近代乐器的确定性比较强,东方乐器则采取更多非确定手法。

性格不同特长不同

我们以拉弦、吹管、弹拨各举一例,以示其区别。以小提琴与二胡相比,小提琴左手的指板是确定性因素的关键,演奏者左手按弦后,将弦压在手指与指板之间,弦基本上被固定,使之发出以所按音位为准的确定性音高,在此之后手指给予弦的任何压力均不能改变弦的音高。二胡没有指板,手指按弦以后,弦并没有被彻底固定,而是有很大的空间可以上下里外地进行运动,这就为二胡的吟、揉、滑、抹等多种演奏手法提供了条件。再以长笛为例,长笛属于带键乐器,由于有键,使每一个音得以确定;同时,由于有键,所以长笛无法演奏抹音和滑音。竹笛无键,使孔与手之间的空间自由度大大提升,可以非常容易地演奏抹音、滑音、打音、历音等手法。最后以竖琴和古筝为例,竖琴琴弦为两点固定,弦一旦被固定,音高也就被确定。当弦在发音时,演奏者的手不能碰弦,碰弦就意味着终止发音,同时,弦在发音时也不可以揉弦。古筝虽然也是两点固定,但是在弦的中间有码子,把弦分为两个部分。右边的弦用于演奏,左边的弦可以通过左手的运动,对右边的弦所奏出的音给予几乎随心所欲的揉弦、波动和装饰,可以通过左手的按弦奏出所有可能分辨的微分音,还可以通过左手压弦的张力变化使得右手的音程扩展到小二度、大二度甚至小三度。

从上面三例来看,西方近代乐器具备较高的确定性,确定性能够保证音的准确程度,并使乐器组合纵向和声的音准与共鸣得到保证,使主体音乐音响得以更好地完成。中国乐器缺乏物制的确定性,多了一些人为的非确定性,这对于擅长旋律并多以旋律运动为主体的民族来讲无疑是一个优势。演奏者不必顾及其它,专注在音的表现上下功夫,使演奏者内心细微的感觉表达不受确定性束缚而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机构展示
申请入驻
联系热线:0571-86937063
如何开播